补短板强保障 重民生抓落实——三看广西各地如何抓脱贫可持续

首页

2018-10-16

我区脱贫攻坚的短板主要集中在基本医疗、义务教育和住房安全。

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指出:基本医疗要确保所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纳入基本医疗保障;义务教育要注重抓好控辍保学,做到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一个都不能少”;住房安全要推动危房改造指标向建档立卡贫困户倾斜,决不能让贫困户因危房而不能脱贫摘帽。 补齐短板,把事关民生的这三项基本保障件件落到实处,打赢脱贫攻坚这场硬仗才有坚实基础。

健康扶贫着力解决因病致贫返贫难题患病是致贫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何让更多贫困群众看得起病、放心治病,我区各地一直在探索。

“以前住院报销需要跑多个部门,有时跑几天都不一定办得了。 现在所有报销都可以在一个地方统一办理了!”乐业县逻沙乡龙南村建档立卡贫困户李玉环感叹。 她今年三四月份曾两次到南宁住院,各项费用总计约万元,在县健康扶贫“一站式”服务工作站,几个小时就报销了90%的费用。 乐业县今年5月16日在全区率先建立健康扶贫“一站式”服务工作站,将原来需要多头跑的“五条线”变成“一个点”,实现了“一个窗口接单,一个系统核算,一处全部办结”。

“如果不免费,这笔费用我根本就付不起。

健康扶贫政策真好!”龙州县武德乡保卫村那诺屯贫困户谭鸿科竖起大拇指。 谭鸿科患尿毒症多年,一周两次到医院血透,一年下来需要三四万元。

自去年该县实施健康扶贫政策后,他享受到了免费治疗。 作为我区第一个正式实施健康扶贫大病分类救治工作的县份,龙州县实施的健康扶贫突出“三个一批”,即大病集中救治一批、慢病签约服务管理一批、重病兜底保障一批,目前3675位边境地区贫困患者得到分类救治。

银家义是龙胜各族自治县马堤乡张家村农民,2013年的一纸尿毒症确诊书让他的生活陷入了绝境。

县委、县政府了解情况后,与解放军181医院取得联系,将他列为“医疗精准扶贫”的帮扶对象。 去年12月,一位同样来自龙胜的肾脏捐献志愿者的无偿捐赠让他的生命重见曙光。

近年来,龙胜实行建档立卡贫困户县域内先诊疗后付费,实现了城乡居民基本医保和大病保险“一站式”即时结算;实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参保缴费补助政策,拿出441万元对全县贫困人口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进行全额补助;加大医联体和医共体的建设,建立了2个医联体、4个医共体;投入资金440万元,建成106个村级卫生室。

从2016年迄今,我区累计有万贫困患者得到了诊疗服务,总救治率达到%,贫困人口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全覆盖。 全区建档立卡因病致贫返贫累计减少约万户,因病致贫返贫户占比逐年递减,由%降低至18%。

控辍保学从娃娃抓起拔穷根贫困户致贫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文化程度都比较低。

“让孩子不仅能上学,还能上好学,是人民群众的迫切希望,更是拔掉穷根的根本之策。

”龙胜各族自治县县委书记周卉说。 正是带着这样的责任意识,2016年,龙胜在土地非常紧张的情况下划拨300多亩地新建了第二高中和扶贫移民小学。

今年以来,河池市金城江区加强对贫困家庭子女的教育帮扶,累计减免教育相关费用及发放各类教育补贴资金万元,惠及建档立卡贫困学生万人次。 尽管各地对贫困地区少儿义务教育越来越重视,但仍有一些地方对辍学学生劝返责任落实不到位、力度不够、办法不多。 全国扶贫开发信息系统显示,截至8月底,我区未脱贫户义务教育阶段辍学学生还有万人,问题十分突出。

最近,自治区督查组在凌云县暗访时发现,2016年以来该县仅泗城镇教村就有5名学生辍学,加尤镇东哈村2018年春季学期也有3名学生辍学。 该县某中学只对2018年春季学期辍学学生进行了劝返,对历年辍学的学生却没有开展劝返工作。 在南丹县八圩瑶族乡汉度村,督查组发现该村共有39名辍学学生,其中7岁儿童20名,8岁儿童7名,9-11岁儿童6名,14-15岁少年6名。 如何控辍保学,成为各级党委政府亟待破解的一道难题。 从7月中旬开始,那坡县对辍学在家学生,采取人盯人的方法,入户动员辍学学生复学,确保秋季学期开学全部返校上课;对辍学外出务工的学生,千方百计找到其务工所在地进行说服和劝返,确保外出务工辍学学生返校复学;组织公安、工商、人社等部门对有关企业进行检查,切断学生辍学后非法务工的渠道。

目前,该县370名辍学学生中已成功劝返341名。

龙州县落实乡镇主体责任,压实教育部门班子包片、学校校长包校、教师和帮扶人包户的控辍保学责任,确保所有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组织专项工作组到外地劝返务工的适龄少年回校就读。 目前,全县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没有因经济困难而辍学的学生。

对于经动员不愿返校的初中辍学学生,采取指定学校异地集中办班办法,将其纳入职业教育。 目前,我区已建立从学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全面覆盖、无缝衔接”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体系,截至8月底共劝返辍学少儿万多人。

住房安全一座房擎起一片天实施农村危房改造是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要决策部署,是打赢“十三五”脱贫攻坚战、实现农村贫困群众“两不愁,三保障”总体目标的重要民生工程。

“以前住的老房子很破旧,自从得到政府的危房改造扶持资金后,才建起了新房子。 ”9月25日,谈到自家变化,融水苗族自治县汪洞乡结合村村民何善周满心欢喜。

原来一家八口挤在一间破房子的何善周,得到政府扶持资金建成180多平方米新房后,又养殖了黑香猪10多头,仅此一项纯收入2万多元,告别了贫困。

融水自2009年实施农村危房改造工程以来,完成了农村危房改造万户,发放补助资金亿元,受益人口约万人,有效改变了山区大面积民居危旧的状况。

9月21日中午,家住象州县龙门村的赖佐伟劳作回来,裤管上粘满田泥。

他一边擦汗,一边给记者介绍刚建成的大房子——占地近百平方米,2017年底动工至今,已盖起了两层楼;门窗、外电,都已到位,只等着刷墙,贴瓷砖,建厕所。 危房改造政策,让赖佐伟有了新房,也变得勤快了。

龙门村党总支部书记覃海科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以前他就是好赌,家徒四壁,赌瘾却没减一分。

”覃海科说,“被认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后,县里把这类重点对象纳入危房改造政策的实施范围。

新房有了,他对生活也有了信心,赌瘾戒掉了,专心搞产业。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推动危房改造指标向建档立卡贫困户倾斜,国家有了政策,也有具体规定,但实施中往往出现建房户超面积进行危旧房改造的现象。 如果以违建房处理,取消其危房改造指标,贫困户将得不到数万元补助,加之自身承担的资金,这双倍压力足以让刚刚露出曙光的贫困户重新暗淡下去。

合浦县在处理这类问题时,既考虑到农村实际情况,又考虑政策约束。

针对部分群众喜欢建大房子,占地超面积,他们通过调研,提出符合客观实际的整改方案。 做法是,通过乡镇政府和村委会动员引导农户跟本村有需要房子的村民合作,通过村集体的讨论,对超占地面积的房子进行分配。

这样既不影响危房户改造的指标问题,又解决了其他农户的住房问题。

可喜的是,截至2017年底,我区解决了50多万农村贫困群众的住房安全问题。

按照脱贫摘帽滚动计划的要求,今年将继续集中力量推进建档立卡贫困户等重点对象危房改造,确保完成6万套改造任务,不让一户脱贫对象因危房而不能脱贫摘帽。 (韦继川苏超光谌贻照徐顺东曾俊峰蒙进煌莫迪李春生韦雪梅覃天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