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治的极端化仍将继续

首页

2018-12-13

美国中期选举结果基本确定后,特朗普在推特网上大方地向民主党领袖佩洛西道贺,原因很简单:对特朗普及执政的共和党来说,这次选举结果算不上惨败。 特朗普还在记者会上点名批评共和党内的失败者,认为他们背离了自己的政府,所以才会输掉选举。

这场“小败”似乎确认了特朗普的地位,共和党人想赢,就必须和他走得更近。

中期选举的结果基本符合早先的民意调查。

民主党虽然重新获得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但在参议院丢了更多席位。

自由派期待的“蓝色狂潮”没有到来,说明共和党的基本盘比较稳定。

两年前,特朗普以“政治素人”身份进入白宫;两年后,他已成为保守主义者的偶像。 有人认为,如果没有特朗普马不停蹄地“催票”,共和党可能也会输掉参议院。

2016年美国大选带来了“特朗普冲击”。

自那以后,特朗普和美国一直在较量,是特朗普美国化了,还是美国特朗普化了?二者似乎兼而有之。 特朗普并未变成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总统,他一直在挑战和改变规则。

美国政治的“特朗普色彩”越来越浓,他不仅推翻了奥巴马时期的不少政策,还改变了很多“政治正确”,包括自由贸易、移民政策乃至种族议题……特朗普公开承认自己是民族主义者。 特朗普让美国政党政治加速驶入极端化旋涡,两年前被视为禁忌的话语,如今已成了选举口号;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在朝更极端的方向发展。 两年过去了,特朗普的“铁粉”还在那里,保守主义回潮已成气候,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团体开始公开活动,且站在共和党一边。 此次新进入国会的女性议员绝大部分来自民主党,驴象之争越来越跟肤色、性别等相联系,这必然致使美国政治朝极端化方向发展。

特朗普成为共和党领袖,他的粉丝也转化为共和党粉丝。

民主党亦遵循类似逻辑。

“特朗普冲击”之下,美国两大政党的分野越来越明显,政党内部凝聚力越来越强。 左右翼选民与各自政党的粘合力也有所提高。

每逢选举,选民自带的党派忠诚度压倒了对政策议题的青睐程度,譬如,即便不喜欢候选人的主张,但因为是特朗普的粉丝,某个选民也会倾向于支持特朗普背书的候选人。

中期选举前,特朗普的“铁粉”对民主党人的炸弹威胁预示着政治斗争的暴力色彩,选票和子弹的界线并不那么分明。 美国政治存在周期性,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激情四射的时刻。 特朗普恰恰在美国政治周期性转变的时刻现身,他的“美国优先”必然与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原教旨主义扯上关系,政治生活中的“越轨”变得司空见惯。

2020年大选之前,两党的恶斗还会继续,底线可能进一步降低。 特朗普有很多马脚可以被政敌拿来做文章,除了“通俄门”,他的税单等也是可能被调查的对象。

对民主党来说,从经济或移民政策入手很难击倒特朗普及共和党,倒是“metoo”这种社会运动更可能对后两者构成威胁。 无疑,未来的美国政治会更加趋向“纸牌屋”。 作者是吉林大学公共外交学院副教授SourcePh"style="display:none">。